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RRY BLOG

真情入搏老年人的福音

 
 
 

日志

 
 

"开普勒"望远镜数据推迟公布引发强烈质疑  

2013-11-02 03:08:58|  分类: 科學知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中国经济网

“开普勒”项目组起初提出,要对其中500个目标进行审查,直至2013年11月任务期结束或者它们的行星身份得到确认为止。弗里德隆德表示,“科罗”团队自己都有好几百个“候选行星”有待确认,即便想要利用“开普勒”项目组的公开数据,也是分身乏术。

在茫茫宇宙中寻找另一个地球,这一直是人类孜孜探求的目标。世界首个专门用于搜寻太阳系外类地行星的航天器美国“开普勒”太空望远镜,自去年升空后,其一举一动也因此备受关注。

6月15日,“开普勒”项目组的科学家公布了一份疑似可孕育生命的约350颗行星的名单。世界各地翘首以盼的天文学家一旦获得这些数据,定会争相奔至望远镜前研究这些行星,以期在其中发现首个宜居星球。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更关注“开普勒”项目组没有公开的那些资料。据《自然》杂志报道,美国宇航局(NASA)天体物理学顾问小组委员会6月14日建议,应该允许“开普勒”项目组对另外400个被认为是“最佳候选”的行星进行仔细审查,将其数据资料暂时保留至2011年2月,以便给项目组更多时间来确认他们的发现,避免出现误判和误报。

如果这一建议被采纳,这意味着数据将可以有选择性地进行编辑后再予以公开发布,这也将是NASA在其任务数据的公开和保密政策上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转变。消息一出,立即在天文学界引起反响。
部分重要数据将推迟公布

“开普勒”太空望远镜于2009年3月6日发射升空,其在至少3年半的任务期内,将“瞄准”银河系天鹅座和天琴座中的大约10万个恒星系,通过观测行星的“凌日”现象来搜寻太阳系外类地行星和生命存在的迹象。

今年1月4日,科学家在美国天文学会举行的会议上宣布,“开普勒”太空望远镜已经找到了5颗太阳系外行星。不过,这5颗系外行星都属于“热木星”,质量大,温度高,不适合任何已知生命生存。

NASA天体物理学部门负责人乔恩 莫尔斯说,找到个头更小、公转周期更长的行星,对“开普勒”来说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开普勒”将会越来越接近于发现首个类地行星。

这项无异于大海捞针的工作是细致而繁琐的。据《纽约时报》报道,“开普勒”项目首席科学家威廉博鲁茨基表示,在任务开始初期,他们首先对12000个可疑目标进行甄别,留下了750个作为行星“候选”。但博鲁茨基怀疑,其中只有大约一半是真正的行星,而剩余的可能是双星、三星或者恒星黑子等造成图像混淆而导致他们作出的错误判断。

根据NASA的相关政策,很多天体物理学研究项目允许研究人员对观测数据享有一定期限的所有权,比如利用哈勃太空望远镜获得的数据可保留一年之后再予以公开;但一些由首要负责人领导的小型探索任务,如“开普勒”项目,核准过的数据需要立即发布。

这项政策去年已经破例多给了“开普勒”项目组一年时间。但今年早些时候,项目组意识到要在6月15日公布首批数据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整理出一个最终结果不太可能,于是向NASA提出了延期申请。

项目组表示,由于发射推迟和一些其他问题,他们被“剥夺”了一部分用来确认这些“候选行星”的观测时间,而这些星体只有在4月到9月这段时间内才能从地面可见,他们需要在这个夏季展开繁忙的确认工作,因此有必要将最后的数据发布期限延长,以防止其他天文学家因曲解他们的数据而出现大量错误判断。

“开普勒”项目组起初提出,要对其中500个目标进行审查,直至2013年11月任务期结束或者它们的行星身份得到确认为止。在NASA天体物理学顾问小组委员会的协调下,形成了将其中400个“候选行星”的数据延期至明年2月公布的折衷方案。莫尔斯说,他将根据顾问委员会的建议于未来一周作出最终决定。
数据公开与否引起科学家激辩

很多天文学家主张,“开普勒”太空望远镜所获得的数据应开放共享,其好处在于可以吸引更多关注目光、汇集更多思想火花,而不至于让单个研究团队在海量的数据集中独自摸索。当然,也有人希望能够对这些候选行星的数据资料保留更多的掌控权,这样不仅可以在科学文献中留下值得炫耀的资本,也不至于在鲁莽地公开发表之后将来再陷入撤销当初声明的尴尬境地。不过,这种封闭做法的结果也很可能导致一项重大发现要等待数年之后才会被确认。

而现在传出NASA有可能拍板决定推迟公开部分数据,天文学家之间自然出现了分歧。有人说,他们毫不“吝啬”再多给“开普勒”项目组几个月时间,因为有些科学家已经将他们的毕生事业奉献给了这个项目。但也有人认为,即便只是暂时不公开数据,也同“科学的开放性”这一理念是对立的。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天文学家本 奥本海默就表示,“开普勒”太空望远镜的研制和发射成本对于单个项目而言花费不菲,而且仅由一个小组负责,从这一点上说,他认为该项目组的做法太过于保留了。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斯科特高迪说,候选行星的数目太多,“开普勒”项目组无法独力完成所有的确认工作,如果他们不采取更加开放的态度,就不可能发掘更多的科学真相,这是对科学的损害。

欧洲航天局“科罗”(COROT)太空望远镜的项目科学家马尔科姆 弗里德隆德说,“开普勒”项目组不应该太担心对手会利用他们的数据在这场寻找类地行星的竞争中占得先机。“科罗”太空望远镜于2006年12月升空,同样身负寻找太阳系外宜居行星的使命。弗里德隆德表示,“科罗”团队自己都有好几百个“候选行星”有待确认,即便想要利用“开普勒”项目组的公开数据,也是分身乏术。

博鲁茨基直言,现在分歧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没有人否认,不论对个人还是对机构而言,其中的利害关系都是巨大的。

“首先能够证实他们找到了类地行星的天文学家将会赢得许多荣誉和奖金,”提出推迟公布数据建议的NASA天体物理学顾问小组委员会的负责人约翰 赫克拉说:“NASA希望自己的任务(小组)能够找到一颗类似地球的行星,这是NASA的荣耀。”

欧洲航天局正在计划研制“柏拉图”(PLATO)探测器以开展寻找宜居星球的后续任务,作为该项目科学家的弗里德隆德对于数据公开有自己的看法:“获得一个更大的团队,也就拥有了更多免费的人力资源。很显然,参与的人越多,得到的支持也会越多。”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